网站首页 > 国内快讯> 文章内容

龙年伊始 龙江告急

※发布时间:2021-4-29 12:05:24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农历龙年春节前后,发生在广西壮族自治区龙江河段的镉污染牵动了全国人民的心,这起污染事件发展的过程引起了各大的高度关注,成为近期热议的话题。

  龙年环保的第一战仍在广西壮族自治区紧行。对于这起污染事件,关注的焦点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报道称,污染事件发生后,部,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河池市、柳州市及相关部门迅速行动起来,广西启动了应急预案并成立处置指挥中心,约请专家分析研判,加强对龙江沿岸饮用水水质的动态监测,努力消除各种安全隐患。河池市副市长李文纲介绍,当地利用大坝控制受污河水的流量,设立5道“防线”,通过放水稀释、投放降解吸附物等方式降低镉浓度。

  据人民网1月30日消息,广西自治区厅巡视员冯振年说,经过各方协同努力、日夜奋战,通过采取除镉、调水稀释等综合应对措施,龙江河镉污染高峰值已从80倍降到25倍左右,应急处置工作已取得阶段性成效,事件的态势完全处于控制之中,柳江水质仍处于达标状态。

  冯振年说,事件发生后,自治区环保厅调集全区监察人员对河池市所有涉重金属企业开展地毯式排查,确保不出现新的污染。河池市已责令流域内涉重金属企业立即停产,排查整顿。监测情况表明,污染源已被切断。

  龙江镉污染事件被披露后,对沿江地区以及下游等地群众产生不小的影响,1月24日晚间至25日,下游广西柳州市的多个超市发生抢购瓶装饮用水事件。针对这一状况,柳州市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新华网消息,柳州市物价、商务等部门加管力度,加强瓶(桶)装饮用水价格监管,同时积极组织货源,瓶(桶)装水价稳货足。目前,柳州市瓶(桶)装饮用水价格保持稳定,货源充足。

  对于水质是否安全,许多也都给予了关注。中国网的最新消息称,2月1日早上6时监测结果显示,自来水水厂取水口水源水镉浓度为0.0041毫克/升,柳西水厂和城中水厂、柳东水厂、柳南水厂出厂水镉含量均符合国家《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要求。

  龙江镉污染事件发生后,投放降解吸附物成为了降低镉浓度的重要手段。这一应急处置方式是否得当,会对产生哪些影响也成为了焦点。

  中国新闻网称,据参与处置广西龙江河镉污染事故的专家、大学科学与工程系教授张晓健介绍说,此次龙江污染处置目前主要使用“弱碱性化学沉淀法应急除镉技术”。该技术的原理是往江水里投放烧碱或石灰,提高PH值让水呈弱碱性,使镉不溶于水并从水中分离,形成碳酸镉细小颗粒。而往江水里投放聚合氯化铝混凝剂,是为了让悬浮在水中的细小颗粒凝固成大颗粒,沉淀到河底。

  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援引了对张晓健的采访说,投放的药剂都是符合的的。自来水厂应急除镉所使用的碱和酸都是食品级的,群众饮水是安全的。张晓健坦言,镉污染物并不能被彻底根除,只是把它沉到了河底。之后,镉会缓慢,他说问题确实存在,但不会严重,目前课题组已经对此展开研究。

  随着龙江镉污染事件调查的不断深入,污染源的最终认定出现了很大困难。由于地形复杂,地下溶洞较多,企业排污容易通过地下溶洞进入河中,并且发现污染时间较晚,导致专家取证非常困难,污染源的排查工作因此受阻。

  新华网一篇题为“广西镉污染源头是说不清还是不敢说?”的文章称,1月25日,相关地方部门接受采访时称,污染源已初步查明,污染源来自广西金河矿业股份有限公司。1月28日,这一部门又发布消息称,这家公司废渣堆放场所未达到国家标准,成为污染源嫌疑企业之一,但完全认定这家企业为污染源,专家们仍需要取得更充足的。2月1日,据中国新闻网报道,违法排污致龙江河镉污染的嫌疑对象目前已锁定为广西金河矿业股份有限公司和金城江鸿泉立德粉材料厂这两家企业。广西河池市委副秦斌说,河池市下一步的工作重心,第一是查处,第二是整治,第三是生态恢复。

  新京论《谁为龙江河镉污染事件负责?》:随着时间的推移,龙江河镉污染情况还在不断发展变化。当地也在不停地发布消息,强调城市供水不会有问题,但现在人们最为担心的不仅是镉污染事故本身,更是当地在处置事故过程中措施是否得力,谁该为持续了十几天的龙江河镉污染事件负责?评论指出,1月18日柳州市接到河池市通报,启动饮用水水源污染事故应急预案Ⅲ级响应。到了1月27日,广西启动突发事件Ⅱ级应急响应。但报道,龙江河死鱼事件1月15日已经发生,直到十多天之后,广西才启动全面的应急响应机制,这中间的迟滞原因是什么?如果能早一点启动,污染是否能早一些得到控制?

  法制日报《广西镉污染事件应急仍存“时差”》:在这场突发事件应急处理的“大考”中,污染的处置机制,如实时并发布相关信息,及早应对截断污染源,尽一切方式确保饮用水安全等后期应急处置,较之此前的“康菲”渤海漏油案处理,还是有了很大的进步。不过,应急“时差”、风波、污染源难查等一系列表现,仍令发出了质疑。

  日报《广西镉污染,如此公害可否避免?》:广西龙江镉污染事件,足以警示各方在谋求经济增长时,脑子里不应只想着P,而要通盘考虑整体的经济社会效益,顾及并制定相应的公共政策保障普通的长远福利。唯有如此,龙江上空的阴霾才会早日,类似事件才不会重演。

  中国青年报《谁是镉污染元凶?》:“这次镉污染对河池的教训是深刻的,河池市也借此机会,对所有企业进行大整顿,杜绝类似事件再次发生。对于无证照的小企业的监管,要建立长效机制。”河池市环保局局长吴海悫表示,要避免类似事故的发生,河池市必须引导和帮助企业调整产业结构,对企业进行优化升级,企业壮大了,才有能力加大投入,相关的环保问题才能减少。

  人民网《治理镉污染,不仅需要“运动式”思维》:在方面,更需要的还是防患于未然。污染的损失很多时候是不可逆的,需要漫长的时间和巨大的精力来修复,而且会直接危及当地群众的生命权、健康权。被称为“中国有色金属之乡”的河池去年爆出多名儿童患高铅血病,就是污染的典型。所以,力量控制污染固然应该,但终究只是一种事后补偿,也终究只能起一时之效。更重要的是把这样的力量投入到日常的制度建设、监管之中,不能等到出现问题才重视、发生事故才治理。

  第一财经日报《污染转移中的责任》:发生在柳江上游的镉污染事件,再次引起人们对西部经济发展过程中环保问题的更多关注,因为污染背后发展与环保的矛盾,短时间里无决。文章称,经济发展与生态之间确实存在着一定的矛盾,这个问题想要完全避免,可能性不大。比较现实的选择,是在守住底线的基础上,尽量求得两者之间的平衡。

  这个时候,尤须强调产业转移过程中污染问题的责任。简言之,责任到不到位,关乎一个地方是否能够可持续发展。因此,降低西部发展过程中的生态风险,关键在地方切实承担起责任。在现实国情下,行为很大程度上决定一个地方发展的远景。厘清污染转移中的责任,强化生态补偿和综合整治,势在必行。

  新华时评《“镉污染”再现不科学发展之痛》:被称为龙年第一起重大环保事件的广西龙江“镉污染”事件,不仅引起当地群众对饮水安全的百般担忧,更引发关于当地发展与污染治理的种种追问。对河池而言,近年成为重金属污染事件的高发地区,有色金属污染形势可谓相当严峻。无论是喀斯特地貌的地理因素,还是企业太散、太乱的现实原因,无疑都要求监管和治理更加有力。而“部分企业偷排”、“污染物洞渗漏进入地下河再流到地表河”等说法,都不能成为监管真空和治理乏力的借口。

  中石油、云南曲靖铬渣污染、紫金矿业汀江污染不断发生的污染事件提醒人们,缺乏对自然的与,对公共利益和关切视而不见,只重经济数据不重,这样的模式算不得科学发展,也注定不可能持久。

  1月15日,广西河池市境内的龙江河宜州拉浪水电站内网箱养鱼出现死鱼现象,龙江河宜州拉浪码头前200米处重金属镉含量严重超标,浓度超《地表水质量标准》Ⅲ类标准约80倍。据初步估算,此次镉污染事件镉泄漏量约20吨,波及河段将达到约300公里。

  1月18日,广西河池市为切断新污染源,龙江上游7家涉重金属企业全部停产。1月19日以后,柳州市下发通知严禁取用江水。

  1月26日,污染团进入下游柳统,造成柳江上游非饮用水河段轻微污染。受此影响,柳州市部分市民纷纷抢购瓶装饮用水。柳州市向全市发出通告,取用柳江露塘断面以上受污染河段江水作为饮用水。市区有地下水的单位和消防部门做好充分准备,随时按照统一调度为市民供水;环保部门每两小时向市民公布监测结果。

  1月27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启动了突发事件Ⅱ级响应预案,成立了龙江河突发事件应急指挥部,通过调控龙江各梯级电站下泄流量,配合除镉措施,减少污染物并控制污染物下移速度。

  1月28日,柳州积极寻找应急水源,开始紧急施工,将城市自来水管网与原柳州铁局的供水管网连通起来。通过寻找地下水源,柳州已启动日供3.5万吨地下水源。专家估算,龙江河段超标金属镉经稀释、沉降、吸附后,已降解60%左右。

  1月29日,报道,目前龙江镉污染的污染物已经进入柳州市饮水水源地,但情况尚在控制范围内。柳州市委办表示,完全能柳州市用水的安全。

  1月30日,广西龙江河突发事件应急指挥部召开通气会称,通过采取除镉、调水稀释等综合应对措施,目前龙江河镉污染高峰值已从超标约80倍降到超标25倍左右,造成此次镉污染事件的污染源已经截断。

  1月31日,广西龙江河突发事件应急指挥部在下午的情况通气会通报称,柳州市不会出现自来水停水,可以不会对柳州下游地区造成影响。目前有7名相关责任人已被依法刑事。

  2月1日,广西河池市第一次召开新闻发布会。河池市市长何辛幸称,“地方不被污染,是我们地方的职责,是的第一责任人。事件的发生,了我们发展经济的思和方式落后,环保意识薄弱,监督缺失,我们为此感到十分和深深。”

  广西壮族自治区检察院1月31日下发通知,要求各级检察院积极协助处置龙江河镉污染事件。自治区检察院检察长张少康要求事发地的检察机关组织检察人员介入,查清事件背后有无职务犯为;对机关立案报捕的犯罪嫌疑人依法从快。

  担任应急指挥中心副指挥长的河池市政协副蒙玉光2月1日说,半个月来的截流行动已经导致洛东水电站上游水位明显上升,一些沿河居住的群众开始担心他们饮用的地下水遭受影响,电站2月1日起已经开始加大下泄量。对于确实受到影响的村民,将免费为他们派送安全干净的饮用水。

  在2月1日召开的上,大学科学与工程系教授张晓健预计,距镉污染应急处置阶段结束大概还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

  对于造成此次污染事件的根源,张晓健针对造成污染的河池市的有关工业现状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要冶炼你就好好炼,炼出的废渣却不管,把有用的金属拿走,剩下多种重金属排掉,肯定造成污染,在这种不正确的方式下,即使这次不发生污染,以后也肯定会发生。”

  广西龙江河突发事件应急指挥部新闻发言人、自治区环保厅巡视员冯振年在1月30日晚间召开的上称,“从目前处置和监测的总体情况综合分析,事件总体态势可控,能够把大部分污染负荷拦削在龙江河段内,可确保柳州供水安全。”

  目前,广西自治区环保厅已调集210多名的监测人员、95台(套)监测设备、40多辆车参与应急监测,对重点断面实行严密监测,并及时向社会公布。义渠骇

  

狗狗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