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娱乐八卦> 文章内容

黄龄谈参演《当爱已成往事》:一听说是李盛第一反应就是去

※发布时间:2019-11-28 4:35:56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刚接到《当爱已成往事》面试邀约时,黄龄考虑到档期问题了,但因为舍不得李盛的作品,犹豫几番,她跟导演组提议:“要不我拍个视频面试吧。”

  得到同意后,黄龄把男主角寒江的台词录了下来,空出自己饰演的蔡粒粒部分,她在家一遍遍播放录音,对着镜头,一句句把蔡粒粒的部分演出来。不报期待的把视频传给导演,没想到却顺利通过了面试。

  在李盛音乐剧中,她饰演的蔡粒粒是个大明星,第一次读完剧本,黄龄得要哭,然而考虑到自己要和品冠吵架时,平时不会吵架的她又把忘光,开始担忧自己太安静,没有爆点。

  她把自说自话演戏的习惯带到了剧组,没事就在酒店里摸索对戏,反复练台词,不管是和品冠的亲密戏,或是争吵戏,都是这么的。提及亲密戏一事,她露出害羞的表情,“我也不可能没事抓着品冠哥在床上啊。”

  黄龄对蔡粒粒的理解,不拘泥于普通的女性,在她眼中,蔡粒粒有大女人坚强的一面,同时也有着小女人渴望爱情的一面。在饰演时她也将自己小女人的部分与角色糅合,展现出了一个不一样的蔡粒粒。

  此次的音乐剧起李盛的近三十首经典作品,将它们用全新的方式带到观众面前,这也是让黄龄舍不得放弃这个剧本的最大原因——“说实话,大家都很爱李盛老师的作品。”据悉,音乐剧《当爱已成往事》将于11 月 22 日至 24 日在上汽上海文化广场进行演出,随后全国巡演。

  黄龄:说实话,大家都很爱李盛老师的作品,当时听到是李盛,我就说“去,不管什么,”第一反应就是去,可以唱这些歌就会觉得很开心,因为平时表演可能没有很多机会唱他的歌,更多就在KTV唱一下。

  黄龄:我这次饰演的是蔡粒粒,也就是剧里面的一个大明星,和品冠哥在一起10年。我第一次拿到剧本的时候,读了一遍后说实话是很的,有一种要哭的感觉,但是对我要饰演蔡粒粒这个角色的感受,当时就担心音乐剧里要吵架,因为我生活当中是一个不会吵架的人,所以就会觉得很有挑战。

  黄龄:我其实一开始心里是没底的,因为导演组说来面试,我说我不要,因为时间档期可能跟他们没有碰到,后来我就说拍一个视频面试。于是我自己就在家里面,把寒江的台词,自己先拿语音录好,把我要说的台词时间空出来。我录完之后就在那里放录音,自己对着镜头说台词。“暖暖,你不简单”,完了说“噢,他很难相处的一个人,你是怎么做到跟他相处这么好的?”自己跟自己对话,然后把这个视频发给导演组。没想到他们觉得还不错,让我来试一下,我就参与到这个音乐剧当中来了,觉得很开心。但还是有很多事情要准备,比如说要去找情绪,因为我平时是没有爆点的一个人,在剧里面要跟品冠哥大吵,我感觉他也是不会吵架的人。

  黄龄:自己在房间里自说自话,因为吵架(可能需要)嘴皮子溜一点,我平时讲话可能就是比较慢的,就在酒店自己一遍一遍地反复练台词,还有比较挑战的就是跟品冠哥情侣之间在床上亲密的戏,那我不可能没事抓着他说,来品冠哥我们在床上。

  黄龄:有一些,虽然我们之前也认识,也一起做过节杨得志炮轰南阳目,但是突然要拍比较亲密的戏,好像彼此稍微还是害羞一点,因为这场戏原本一上来就开始吵架,但是导我们先来弄比较甜蜜,后面再大转折,他说“你们俩个都把鞋子脱掉”,我说“要拖鞋,袜子没有洞吧?”会觉得脚是不是不好闻这样子,因为你要顾及对手的感觉,就会稍微害羞一些。

  凤凰网娱乐:其实你刚才也提到你跟品冠老师,两个人已经是相识的关系,这次以这种搭档的形式进行合作,你们有什么新的感受?

  黄龄:我好像更了解他了,觉得品冠哥好放得开,我没有想到他可以那么放得开,有跳舞的部分,我之前想说他是一个非常斯文,安静的一个男子,可能要跳舞,没有偶像包袱,结果他好像也可以,谈恋爱的戏,亲密的戏他也可以,他还在跟我商量说,这场戏怎么拍效果更好。因为有一场戏是我要拿脚去在他身体上玩来玩去,他说到时候现场观众肯定会有反映,他们肯定会吹口哨,他说我听一下反应,如果他们下面反应大的话,我就享受一会儿,如果没有的话我就赶紧往下演。

  黄龄: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当她发现自己的男朋友好像有出现另外一个竞争对手暖暖的时候,去酒吧宣誓要向他求婚,我觉得这不是每个女生都勇敢去做的一件事情,一个女性要在公共场合向自己的男朋友求婚,很有惊喜,是我生活中不会做的事情,但我觉得很爽,可以在众人面前求婚,女生有的时候也要勇敢一点。

  黄龄:我觉得寒江和蔡粒粒两个人的感情基础常深厚的,但是就像生活中可能很多情侣,在交往很多年之后就到了一个瓶颈期,也有分手又复合,但是怎么样都回不到那种感觉,最后还是分开,会有遗憾,心里面可能觉得这辈子最深爱的人就是这个人。

  黄龄:我觉得蔡粒粒是一个挺要面子,内心还挺强的一个女性,又但又渴望爱情,也蛮像我的,内心有点矛盾,就像剧里面故事的发展,所以他们在一起10年,最终没有在一起,错过了那种感觉挺难抓的。

  黄龄:一开始其实有在试各种情绪,但是也会自己,觉得有一些不好的地方,比如说我平时喜欢说话的时候开玩笑,调皮,可爱,因为我一笑它会有酒窝,就可能会太可爱。蔡粒粒这个人物是不是不要有太多可爱的东西?在众人面前更加大女人一点,是比较有气场的,但是跟寒江相处的时候,她又是可以小女人的。

  黄龄:我觉得再强势,外面看起来再厉害的女人,当她在你爱的人面前的时候,应该还是要撒娇,要软下来,该温柔的时候还是会温柔,就是外面的人看不到的那一幕。

  黄龄:完全不一样,当然也有一样的部分,就是因为我演的是一个歌手,是一个明星,跟我本身的身份歌手有关,因为我表演演唱会的场景,那个我很觉得很有底气,但其他的就是很有挑战,像唱歌的部分跟平时表演不一样,因为你在塑造一个角色,你在唱一首歌的时候,你要带着吵架的情绪去唱的,可能更多不是在于这首歌有没有唱好听,是不是在吵架,要的那种感觉,导演会觉得要再生气一点,要再难受一点,那我可能平时性格就太平静了。

  黄龄:这次和百老汇团队的合作,也是我第一次,之前虽然演过音乐剧,但是从来没有开始是以工作方的形式加入进来,我觉得这样的磨合很好,真的在精心打磨一个戏,时间很长,但是很值得,因为每天都会有新的收获,我自己回去也会检讨自己,我觉得这种沉浸式的工作模式是很有必要的。

  黄龄:有,当时参加比赛的时候,也是上台之前很胆怯,但是上去之后就会觉得老娘要唱歌,你们给我听好,我第一次参加比赛还付了报名费50块。因为海选的人很多,其实每个人不能把歌唱完,我也不知道讲话会不会得罪人,上台讲的第一句话就说老师,我要把这首歌唱完。因为觉得我付钱了,为什么歌都不能唱完,你们最起码尊重我。但后来发现好像也很正常,很多海选都是这样的,就是你唱到一半他觉得不行,就啪下去了。

  黄龄:就觉得暖暖性格很酷,自己很有仪式感,唱歌还要带一个话筒,我觉得喜欢音乐的人,就是要有自己的态度。